当前位置: 首页 > 书法研究 > 2016年4期 > 從沈曾植的“南北互證”到陸維釗的“碑帖並舉”——沈曾植、陸維釗碑派書學觀之比較

书法研究【2016年第4期】

  • ID:42009
  • 浏览:20373
  • 学科:美术
  • 更新时间:2019-08-22 14:59:35
  • 期刊: 书法研究
内容简介
书法专业学术性刊物。以刊登书法、篆刻艺术理论和书法史研究为主,开展学术争鸣,指导书法实践。

從沈曾植的“南北互證”到陸維釗的“碑帖並舉”——沈曾植、陸維釗碑派書學觀之比較

2016-04-14 00:00:00 美术 王守民
资料简介

碑派書法發展到清末民初,已歷經了發展、成熟到演變的階段。沈曾植作爲碑派的傑出代表,其碑學觀延續包世臣的碑派思想,在技法與審美上都有所發展。碑帖結合的辯證書學觀,體現在其書學實踐中是講南派的碑帖與碑派書法石刻進行對應,達到學習上的相輔相成。陸維釗的碑學觀並没有完全延續沈曾植,而是尊碑、尊唐,尊碑尊帖並舉,甚至認爲帖學水準的高低,直接决定碑學方面的深入的程度。陸維釗是繼承自包世臣、沈曾植以來碑帖互證的書學觀的集大成者。在他身上,我們看到了碑學發展的常態化。

碑派書法發展到清末民初,已歷經了發展、成熟到演變的階段。沈曾植作爲碑派的傑出代表,其碑學觀延續包世臣的碑派思想,在技法與審美上都有所發展。碑帖結合的辯證書學觀,體現在其書學實踐中是講南派的碑帖與碑派書法石刻進行對應,達到學習上的相輔相成。陸維釗的碑學觀並没有完全延續沈曾植,而是尊碑、尊唐,尊碑尊帖並舉,甚至認爲帖學水準的高低,直接决定碑學方面的深入的程度。陸維釗是繼承自包世臣、沈曾植以來碑帖互證的書學觀的集大成者。在他身上,我們看到了碑學發展的常態化。